专访丨AV帝王村西透:走上这条路只是为了混口饭
本文摘要:(山田孝之主演)大获成功。剧中主人公AV导演村西透再次成为全世界的焦点。村西透跌宕起伏的人生铸就了一个AV帝王传奇。 1990年以后,村西透的公司年销售额最高可达100亿日元(折

  (山田孝之主演)大获成功。剧中主人公AV导演村西透再次成为全世界的焦点。村西透跌宕起伏的人生铸就了一个“AV帝王”传奇。

  1990年以后,村西透的公司年销售额最高可达1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亿元),与此同时,他又开始参与到当时尚未普及的卫星电视频道。然而,没过多久公司就倒闭了,村西透因此背上了5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2亿元)的债务。在村西透看来,“AV导演”是自己的“天职”,之后他继续在产业中打拼,最终还清了50亿日元的债务。

  今年秋天,记录村西透23年前在拍摄现场工作情景的纪录片《M/村西透的那些狂热的日子》在日本上映,村西透的人气再次飙升。关于村西透戏剧般的传奇人生,日本媒体专门采访了村西透本人。

  ——请多关照。今年夏天连续剧《导演》大热之后,社会对导演您的关注度再次高涨,请问您感受到了这股关注热潮吗?

  村西:首先要谢谢大家。可能真像大家说的那样有人气吧,但是我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

  ——回顾过去,您做AV导演已经35年了。当时是否想过35年后的自己会是怎样吗?

  村西:没有,完全没有想过。我是从塑封书籍、色情杂志一行走进AV行业的,在色情行业时曾经被全国通缉甚至还坐过牢,既然有了前科,那么为了活下去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只能在色情行业的道路上走下去,最后就下定决心在这行干下去。

  村西:刚开始做导演的时候,正值AV产业的发展初期。当时摄像机的普及率只有5%左右。但是全国有250万个家庭,这就是一场比赛啊,我想挑战。最开始自己毫无名气,甚至被称作“日本最不卖座的AV导演”,员工都因为这个哭了。

  毫不夸张,当时公司附近有家烤肉店,我们进了店里没点过烤肉,只点了猪脚。“总有一天我要吃到好多烤肉。”我一直带着这样的想法努力工作。

  后来市场上录像机的普及率一下子上升到20~30%。以前录像带卖的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出15~20张,某天开始突然卖了50张,然后300张、1000张、2000张、3000张,最后光一天的订购量竟达到10000张!当时我当导演才一年半左右,这样的变化简直不可思议。当时我觉得自己从事这行真是太好了。

  村西:当时想着“要做就做全日本的第一!”但是我并没有才华,所以遇到了很多困难。当然即使再难我也会继续坚持下去,渐渐地获得了周围人越来越多的好评,也开始被称作“日本第一”。

  ——您不并是因为向往色情产业而选择当导演,是为了活下去才这样选择,对吧?

  村西:对,是这样。我不是对艺术或者色请主义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才从事这个行业的,就是为了能混口饭,只要能糊口干什么都行!就是带着这样的气魄走下去,反正我既没有学历也没有裙带关系,干脆就这样了。

  村西:可能是我比较能说吧。把做推销员时代培养的说话技巧运用到色情行业,再加一些情话。这个过程非常具有挑战性。大家都把我的说话方式称作“村西节”,但我更愿意将语言当做武器,用语言的力量来表达性爱。我一直以“制作前人没有做过的影像”为目标而努力工作,最后终于能独当一面。

  ——在获得人气后自己就会有一种使命感,同时肩负着他人的期待,也会有想为他人做些什么的想法吧。

  村西:你说的很对,工作久了就有这样的感觉。刚开始导演作品主要以自我为中心,但是随着社会对我的评价越来越多,我开始意识到我不能辜负观众的期望,必须为观众呈现令人兴奋、心动的作品,慢慢开始萌生一种使命感。同时还萌发了社会感,我意识到要为社会、为他人考虑,不能辜负大家对我们的期望。人本身就是在工作中自然而然地形成社会性、伦理道德的意识。

  村西:经常会这样。但是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还是要看他人的评价。就像我做AV导演获得了大家的好评,我很高兴,并且还能挣钱。可以说这行是我的“天职”。

  村西:即使来一场“探寻自我的环球旅行”,可能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走到社会,经过战斗才能获得周围人的评价。大家对我的评价更多的是“色情师”,这就是我的天职。

  村西:这方面我认为还是要归功于黑木香女士的出现。当时社会兴起了男女同权的热潮。黑木香的作品向大家传递了一种新观念:女性也可以凌驾于男性,女性也可以自由奔放地享受性。女性看了她的作品后,对性的意识也逐渐独立了起来。

  村西:我认为很重要。任何潮流都不能没有女性的支持。就像便利店的甜点,如果没有受到女性顾客的好评根本不可能排起长队。现在收费的AV网站里,有一半用户是女性,所以许多女性对AV界也是很感兴趣的。

  ——直到今天日本的AV产业在世界上仍颇受好评,作为导演,您认为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村西:日本的AV能够表现出女性的“羞涩”,主要描绘的就是“羞涩的世界”。欧美的色情片只是单纯的给观众呈现性爱的场景,枯燥乏味,没有融入感情。而日本的AV是有情感描绘的,注重感情的投入。既有羞涩感又有吸引力,有令观众有心跳的感觉,甚至能够唤起一些幻想。虽然日本的AV作品会打马赛克,但是这样反而能给观众带来无限幻想,这也是其受欢迎的原因吧。

  村西:日本的AV产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今后还会很多新企业出现。性是人的一种本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嗜好和需求,我们也很难预测今后AV产业的多样性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的工作就是为各种各样的疯狂性爱提供相匹配的幻景,因为日本的AV没有禁忌。

  ——听说您曾经背负高达50亿日元的债务,一般商人如果欠下如此高额的债务会选择破产或者跑路,甚至是自杀,您不但没有选择消沉和逃避,反而还清了债务。我觉得您男人气概十足。请问您为什么要如此拼命?

  村西:说实话,其实当时想过要逃跑。但是我干的是抛头露面的工作,逃到哪里以后都没法找到工作,而且对我来说没有主动申请破产的选项。申请破产是商人的最终手段。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不管怎样都不会申请破产,也不会逃跑。留下来还清债务反而可以树立信用,而且这50亿的欠款里有20亿是朋友给我担保的,如果自己跑了,会给朋友和他们的家人造成麻烦,所以我咬紧牙关开始疯狂地工作。

  村西:没有,并没有那么帅气。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之前公司一年的销售额为1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亿元),当时觉得50亿应该很快就能还清。但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才发现别说50亿了,就连生活费都支付不起。甚至手里连乘地铁的15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9.6元)都没有,最后花了3个小时从三轩茶屋走到了四谷。

  我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不会消极地看待事物。在夏威夷听到自己被判刑370年的时候,一开始还觉得好疯狂,我想自己大概要死4次才能出来吧……但之后的某一时刻开始我突然变得非常消沉,不过想通了以后我就决定回日本。

  村西:我靠着制作AV把所有欠款都还清了。首先花两年时间创作了1500个作品的标题,这两年里还清了前面提到过的20亿,最后终于在6年前还清了50亿欠款。可以说安心日子没过几天,放佛在人生的风浪中挣扎着度过每一天。

  村西:想继续尝试做别人没有见过的东西,不仅是电影,还想挑战前人没有做过的事。现在很想报答支持我的粉丝们。希望今后制作的作品能给大家带来更多感动和喜悦,我认为这就是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 村西透,本名草野博美,福岛县岩城市出身。日本成人视频导演,是日本成人视频纪录片风格的创作者之一。他对日本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