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人民日报》安利的“黄片”揭露了近代日
本文摘要:日本电影《望乡》,改编自山崎朋子的纪实文学《山打根八号娼馆》,反映了数以万计的日本妇女在1860年代到1930年代被送到国外(从西伯利亚到非洲)的悲惨历史。少女们以自己的血

  日本电影《望乡》,改编自山崎朋子的纪实文学《山打根八号娼馆》,反映了数以万计的日本妇女在1860年代到1930年代被送到国外(从西伯利亚到非洲)的悲惨历史。少女们以自己的血泪为战争输血,但战争的发动者却以她们为耻。究竟谁才应该感到羞耻?让我们一同随着影片深入了解这段日本想遮掩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的历史真相。

  山打根,马来西亚沙巴州第二大城市。20世纪初,日本人相继在此地开设了九家娼馆,按顺序依次命名为山打根一号、二号……九号。

  阿崎,一个贫苦人家的普通日本女孩,母亲在父亲去世后,迫于生计,给大伯做了填房。

  阿崎为了摆脱贫困的生活,赚钱给哥哥娶妻生子,被迫走上了去南洋谋生的道路。

  14岁,花一样的年龄,阿崎却被迫开始接客。被一个西洋男人蹂躏后,阿崎站在院子里任由暴雨冲刷被玷污的身体,眼泪淹没在雨水里。

  想到一贫如洗的家庭,想起离别前对哥哥的挣钱帮他娶妻承诺,为了能早一天离开这个鬼地方,幼小的阿崎不得不努力接客赚钱。

  爱情终成泡影,阿崎的“事业”也面临不顺。随着日本军队进出南洋,军方要求每个女人必须接待30个男人。这种非人考验,阿崎咬着牙挺了过来。

  但是,一战后,日本经济的复苏,日本政府已不再依靠贩卖南洋姐赚取外汇。南洋姐相反却被日本政府视为“文明国家的耻辱”,妓院生意开始急剧衰落。

  阿崎所在的8号妓院几经转手被同是妓女出身的老板娘阿菊妈接手。善良的阿菊妈用一生的积蓄在当地为所有日本的南洋姐修建了一座墓地,并在临终前嘱咐大家在这里度过余生,不要再回到日本。

  此时的阿崎才明白阿菊妈不让她们再回国的原因,故乡已经成了再也回不去的异乡。

  无奈之下,阿崎离开日本来到了中国东北,并嫁给了一个皮匠。但是就这样的家庭也还是被战争无情的摧毁。

  然而,儿子长大后,为了摆脱做过南洋姐的母亲带来的耻辱,将阿崎送回了老家,自己在城里娶了妻子,拒绝和她生活在一起。

  山谷圭子是一名亚洲妇女史研究专家,为了还原50年前日本妇女被卖到南洋当妓女的历史真相,她几乎跑遍了日本天草的各个角落,可惜所有人都缄口不提。

  就在圭子失望决定离开的时候,却意外地认识了当地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太婆——阿崎婆。

  明治时期,政府把日本娼妓以“人力资本”的形式卖到南洋,去为日本赚取钱财,同时促进日本商业利益在亚洲进一步扩大。

  所以,这些娼妓实际上不知不觉地为日本后来在这一地区进行军事渗透奠定了基础。

  那些年轻的妓女每天每人被迫接待30个以上的嫖客。即便如此,她们也要花好几年时间才能还清欠下主人的债务。

  她们回到日本后,经常被视为贱民,即使她们曾经给予大力资助的家人也歧视她们。其中许多人被家人遗弃,孤独地死去。

  1963年前后,导演熊井启有一次去东南亚出差,发现那边的日本人墓地里面有很多很小的墓,死亡年龄都在十四五岁,而且都是女人的名字。

  他产生了好奇,一问才知道,那些都是当年的日本南洋妓女的墓,俗称“南洋姐”。

  熊井想进一步发掘这个问题,决定拍部电影,但是当时的日本社会对这个问题非常抵触。

  直到几年之后,他看到了山崎朋子在日本《文艺春秋》上发表的报告文学《山打根八号娼馆》。熊井启找到山崎朋子,经过多次游说,山崎朋子终于同意把版权卖给熊井启。

  随后熊井启找到东宝公司,三番五次地争取,答应了很多条件,最后东宝才同意出经费,电影终于得以开拍。

  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奴隶曾是理直气壮的存在。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奴隶都是生产力低下时期GDP的最主要贡献者,更是没有姓名,甚至不如一头牲口的可怜人。

  在渡边大门的著作《贩卖人口・奴隶・绑架的日本史》一书就详尽记录了日本战国时代、大名们(日本古时封建制度对领主的称呼)鼓励手下的武士在战场上抢夺物资和人口作为战利品的“乱取”行为。

  而这些被武士抓走的人被称为“足弱”,大多为女性、老人和小孩。据说,武田信玄(日本战国时期甲斐国著名政治家、军事家)他老爹信虎,就曾创下过从他国掠夺了百人“足弱”的“辉煌”纪录。

  不止武田家,几乎所有大名都这么干。比如因为游戏而人气很高的伊达政宗,就曾有过凭借合战抓捕大量人口的行为;而脑壳被做成酒杯的上杉谦信,还曾干过在攻下的城中直接开人口市场、将妇女小孩以仨瓜俩枣的价格贩卖的事儿。

  长得不好看的去当奴隶做苦工,长得好看的,风俗业倒是能卖个更好的价钱。18世纪末,仅吉原游廊一处,游女(妓女)就有三四千人。

  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因为黑奴贸易的杜绝,中国华工大量输出,日本南洋女大量输出,一国提供劳动力,一国提供性服务。

  当年,日本媒体还曾将“世界劳动国”的中国和“世界卖淫国”的日本摆放在一起,阐述中日两国不浅的“因果”关系。

  “南洋姐”的足迹,不光遍布东南亚。北到西伯利亚及中国东北部地区;南到中国上海、香港,新加坡以及马来半岛;西到印度,甚至非洲东海岸,一直将势力范围扩张至好望角;东到夏威夷乃至美国的加利福尼亚沿岸地区。

  正好在这个时期,日本为了积累原始资本发展经济,支持人口贩子将妓女贩卖到海外,获得了大量的外汇收入。

  大批的日本青年女性被卖到海外,靠出卖自己的身体为生,形成世界历史上罕见的卖春人口大流动。

  “卖女人”,是为了发展国家经济,听起来骇人听闻,但究竟真相如何,也是难以考究了。

  大正年间,日本一位小学教师观察天草的风俗人情后曾这样评述:“这个村的敝风,是充当娼妓并不为耻,而是被认定为一种职业。正是将其视为维持生计的职业,所以不会形成轻视、蔑视的风气。无论是虚荣心还是作为一种职业,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早已形成尊重金钱的根深蒂固的观念。”

  南洋群岛对南洋姐的需求非常大,因为当时正是华工和印度劳工的崛起的时候,这些单身的华工,使妓女大受欢迎。

  据记载,1905年时,新加坡有100多个日本妓院,高达1000多名的南洋姐,她们大多生活在以前的“马来街”。这条街上全是南洋姐和光顾的男性客人,妓院的生意非常火爆。

  据统计,仅在明治年间输出的女性,就达十几万之多。但是一战后,随着日本经济的复苏,政府开始限制、取缔,南洋姐逐渐减少、消失,这段被视为耻辱的历史,在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中也销声匿迹。

  日本是个岛国,资源自古以来就匮乏,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不断,日本人的长久发展、生存都存在问题,于是日本走上了侵略的道路。

  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将由美国管理,美军将驻入日本国土。

  日本政府在短短数月时间就招募了7万慰安妇女,安抚美国士兵。因为,美军入驻日本当天就发生了无数强奸事件。

  这7万慰安妇均来自底层穷苦人民,她们安抚了美国士兵,而当美军撤离日本之后,日本政府便再也不会管这些慰安妇女的生死了,大多沦为街头娼妓。

  所以,当1970年代,电影《望乡》被搬上荧幕后,在当时的日本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一举斩获1973年亚太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第2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提名和第4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作为一部有着裸体镜头的大尺度剧情片,《望乡》在内地过关并不容易,甚至有人指责其为“黄色”电影,要求禁映。

  但是,1978年10月28日《人民日报》第四版右下角,却发表了新华社电讯《日本电影周在京开幕》的大幅报道。

  观众看过影片后,不得不去思考:这些被压迫在最底层的日本妓女的悲惨命运是怎样造成的?如阿崎婆所说的那样,是什么“男人压迫女人”吗?

  不!绝对不是!阿崎和她的难姊难妹们——那些被称为“南洋姐”的妓女的悲剧不止于她们被损害被侮辱,还在于她们并不知道,她们是在用肉体维护着当时的军国主义,用肉体为军国主义的侵略扩张政策服务。

  到头来,却有家不能归,有国不能奔,只能客死异乡。而那些幸免于死,回到故乡的人,则被认为是民族的耻辱,遭到人们的歧视,甚至连自己的亲人也拒绝与之往来,成为被遗弃的人间孤魂!

  在第二篇文章中,巴金写到扮演阿崎婆的田中绢代女士已经逝世,但巴金说“阿崎婆的形象非常鲜明地印在我的脑子里”。

  日本输出十几万妓女当“南洋姐”为东南亚华工服务的黑历史,即便是现在来看,依然会有穿越时空、震撼心灵的魅力!